放眼低碳投资机会,不限于可再生能源行业

Kent Hargis联博集团策略核心股票联席投资官

2021.06.18

Kent Hargis 联博集团策略核心股票联席投资官 / Sammy Suzuki 联博集团策略核心股票联席投资官 / Roy Maslen 联博集团澳大利亚股票首席投资官

纵观整个工业领域,低碳投资顺理成章倾向于风能及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机会。但事实上,低碳投资并不仅限于可再生能源,更多业内公司正采取更多举措,通过高效的能源技术及更准确地测算其碳足迹来降低排放。

投资这些致力于低碳排放的公司在推动环保的同时,也带来了潜在的回报。公司采取的大多数减少碳足迹的措施都聚焦于管理及减排,旨在减少当下或未来的碳排放。然而,对于到2050年实现全球净零碳目标而言,时间已相当紧迫。虽然为数不多,但越来越多的公司正日益扩大其低碳化聚焦的范畴,将减排及预防纳入其中,尤其着重于这些公司的建筑设施,因为仅此一项就占据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40%。

不断增加对企业减排、预防碳排放措施的激励

尽管目前衡量碳排放节能的企业仅占少数,但联博认为这一数字将快速增长。全球政府及私营企业比以往更团结一致地支持该目标,销售的增长也将日益同公司是否能够加速实现或采取节能目标紧密挂钩。

目前约有200个国家支持《巴黎协定》及其应对全球变暖的积极目标。贯彻《巴黎协定》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政策增加了公共开支,推动各国及企业遵守协定,同时也带来了对更智能的公共工程、办公园区和工厂等的需求。以《欧洲绿色协议》为例,这将使能源系统及相关基础设施的年度投资增加约1,750亿至3,000亿欧元(2080亿至3570亿美元),预计未来20年新兴市场国家的低碳行动支出约为2.2万亿美元。

联博相信这将激发更多私营企业的能源管理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将持续在之前对此较为陌生的交通、工业及建筑结构等领域展开。目前只有1%的建筑接近《巴黎协定》的净零排放目标,未来十年升级改造的需求将成倍增长。

范围4排放有助于衡量真实的碳足迹

从服务业到重工业,大多数企业都会直接或在其价值链的某个环节产生碳排放。碳产出的水平及类型各不相同;但我们认为需考虑二氧化碳排放产生的影响,即对碳排放进行定价。

最为基本核心的是,只有对全部类型或全部范围的二氧化碳进行同等考量时,碳价格才会最为精准。一般而言,范围1及2排放分别直接从工厂设施或间接从能源消耗中产生。此外,某些范围3排放对于股票估值也非常重要,例如在评估一家煤矿企业时,通常会考量其客户燃烧煤炭时产生的碳排放。
越来越多的公司正不断衡量并改进这些说明指标。这其中涵盖了工业行业,2020年,使用科学方法设定排放目标的公司已超过500家,到2021年这一数字有望翻番;而在五年前,这一数字仅为15家左右(图1)。该行业的绿色收益率,即衡量一家公司的产品及服务是否符合绿色环保指标,平均约为50% (图2)。

范围4排放是一项日益相关、应采纳却尚未被广泛采用的指标,能够帮助第三方实现节能。范围4排放的报告方法更为细致,但其通常能够精确地指出公司排放的节能或可全方位规避的内容。范围4排放通常不会纳入估值过程,但其对公司脱碳化及盈利目标极为重要,因此对于活跃的低碳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有一间公司示范了“范围4排放”的行动:帮助他人实现减排,借此为降低碳排放做出贡献。该公司开发了智能电网和数字化建筑,运用技术及数据中心优化水电使用,助力客户节能或避免碳产生,节约用水减少浪费。据其保守估计,仅2019年一年就为客户减排8900万吨二氧化碳。同样,生产节能网络照明系统的公司也是助力客户管理范围4排放的早期典范。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受益于减排或避免排放,透明度亦日渐提升,这将大大造福活跃的低碳投资者。如今披露范围4的公司仍然屈指可数。

极少数公司能够了解自己真实的碳足迹,更不用说工业企业了。但我们认为,随着投资领域越来越注重环保,这些企业应优先考虑并详细了解自己的碳足迹。因此,投资者必须更密切地关注范围4排放如何影响公司的整体产出目标,以便更准确地了解其长期竞争力和回报潜力。

除特别说明,本文资料均来自联博。
本文包含的信息反映了联博集团 (“联博”或“AB”)的观点以及截至本文发表日AB 认为可信的信息。AB对相关数据的准确性不做任何陈述或保证,而且无法保证本文中的任何预测或观点将得以实现。 过往的业绩不能保证将来的表现。本文中陈述的观点也有可能在本文发表后发生变化。本文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AB不提供任何有关税务、法律或会计的建议。本文未考虑任何投资人的投资目的或财务状况,投资人在作出投资决策前应与相关专业人士讨论其具体情况